智造资讯
微信公众平台:
搜索“eplus88” 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:
智能制造时代的新标准
发布日期:2019-04-23 15:51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


 中国航空报讯:“标准——世界的通用语言”,这是今年世界标准化日的主题,深刻阐释了标准在世界范围内商业活动、工业活动、政治活动以及民众的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意义。10月16日,首届装备制造业“标准化 互联网 智能制造”国际论坛在北京举行,吸引了SAE、IHS、AIA、DIN、俄罗斯标准化院等国外标准化组织,以及中国航空工业、航天工业、兵器工业、船舶工业、核工业、电子工业、汽车、机械等领域企业代表200余人出席。

    本次论坛由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指导,中国航空综合技术研究所主办,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所、机械工业仪器仪表综合技术经济研究所、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学会(SAE)联合承办。论坛邀请11位国内外著名专家,就智能制造、标准化及互联网条件下的标准化服务等方面的国家政策、技术发展趋势及装备制造业发展方向发表了精彩演讲。

    中国制造业信息化工程专家组组长 杨海成:“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是‘智慧’的革命”

    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大爆发开启新智慧时代,智慧技术开始无处不在。云计算使计算资源得到不间断大分发,移动互联和物联网为智慧技术的利用提供了时间和空间上的自由,大数据获取工作和生活中的海量智慧尘埃的价值精髓,工业互联网不仅仅是传统互联网的延伸,而是开启一个人物相连、物物相连的大连接世界,信息物理融合系统(CPS)为智慧的自治奠定了基础。第四次工业革命通过信息物理的全面融合,实现人、物、信息的全面统一,智慧生产和智慧工业成为主要的工业生产方式,个性化定制需求得到极大满足。生产工具、生产方式、生产组织、生产要素都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。

    互联网与工业融合是制造业科技革命的突出特征,互联网已然成为企业间协同创新与资源聚合共享的核心平台、企业内业务流程优化与运营效率提升的重要工具、服务模式创新的关键支撑、跨越企业边界并变革企业生态体系的集成创新系统。产品智能化,由软件定义的网络智能产品不断涌现。制造服务化,利用互联网实现跨越时空的智能实时服务,企业服务拓展到产品的全生命周期。制造个性化,由规模化标准产品向个性化定制产品延展。制造分散化,由集中组织生产向分散化组织生产转变,互联网平台汇集企业生产要素和资源,推动各产业链环节形成分散化的组织形态。制造资源云化,将社会制造资源有效组织按需取用。制造过程智能化,实现机器、车间、工厂、信息系统、劳动者乃至产业链价值链各环节的全面深度互联,打通端到端数据链,实现从单个企业到产品全生命周期,乃至整个社会生产制造活动的实时数据感知、传送、分析和处理,实现动态资源能源配置和智能化的决策。

    科技部国家科技重大专项(智能制造)专家组成员 欧阳劲松:“推行智能制造需要勇气、智慧和牺牲”

    我国虽然已成为第一制造业大国,但仍存在着资源环境刚性约束加强、产品质量不高、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不足、产业结构不合理等弊端,智能制造是破解我国制造业发展瓶颈的重要出路。面对“两头挤”的严峻形势,智能制造是应对世界制造业竞争的必然选择。智能装备产业和服务是未来的战略发展方向,发展智能制造是抢占技术发展的制高点的必要途径。但在推进智能制造过程中应保持冷静并积极开展国际合作,需要勇气、智慧和牺牲,打破管理、行业壁垒,重新构建生产要素链和价值链,大量关键技术和内容需要进行标准化。

    中国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工作组秘书处 胡静宜:“标准引领智能制造推向深入”

    标准是智能制造能否成功的关键。2015年2月6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成立了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工作组,开展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建设及规划。工作组组长/副组长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各司局担任,工作组除由智能制造专家组提供决策咨询外,由TC28、TC124等6大标委会提供技术支撑。工作组秘书处由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、机械工业仪器仪表综合技术经济研究所、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技术与标准研究所等3家研究机构承担,负责具体组织各标委会和企业开展智能制造标准化工作。工作组搭建了智能制造技术体系模型,依据智能制造标准化参考模型,构建了智能制造标准体系框架,框架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:包括底层的总体标准、关键技术标准和上层的行业应用标准。根据标准体系框架,对各领域进行进一步细化,形成智能制造标准明细表,进而识别出待立项的重点标准。 

    德国标准化学会(DIN) Jan Dittberner:“德国工业4.0已在多个层面开展标准化工作”

    在德国工业4.0实施建议的八个优化行动领域中,标准化列于首位。标准化是创新的驱动力,亟待解决的首要任务,也是实现市场和供应商领先战略的手段。依据德国工业4.0标准化路线图,德国已在国家层面、欧洲层面以及国际层面推进工业4.0标准化工作。在ISO设立工业4.0相关的战略咨询小组,规定、审核与工业4.0/智能制造相关的现有标准、使用案例及当前工作,确定是否需要制定相应的标准,对TMB拟采取的措施提供建议,对其它的全国性、区域性和国际性活动进行监控,并在合作机制方面向合作伙伴、尤其是IEC和ITU-T提供建议。德国标准化学会(DIN)与工业互联网联盟(IIC)已经于2015年6月17日在柏林签署谅解备忘录,协调德国标准化学会(DIN)与工业互联网联盟(IIC)相关的活动。

    工业与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标准研究所副所长 石友康:“工业互联网是支撑智能制造的综合信息基础设施”

    工业互联网是互联网、物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工业全领域、全产业链、全价值链中的融合集成应用,是支撑智能制造的综合信息基础设施。在演讲中提出了工业互联网三个体系、两个网络和七大要素,三个体系指的是网络互联体系、标识解析体系以及应用服务体系,两个网路是指工厂内云管端网络和工厂外管端网络,七大要素是指智能机器、互联网络、工业核心软件、工业大数据、工业云平台、智能产品、安全防护。其中,工厂内的云管端包括工厂私有云平台、工业网络和智能机器,其核心驱动是贯穿全层级的数据链及工业软件。工厂外的云管端包括公共云平台、公共/专线网络、智能工厂/智能产品,其核心驱动是工业互联网应用,包括与企业和消费者协作的互联网新模式新业态,以及智能产品服务模式。工业互联网标准化体系由总体性标准、工业网络标准、核心装备智能化使能技术标准、核心软件与平台技术标准、安全保护体系标准、新模式与新业态标准以及评估评测标准等组成。

    中国航空综合技术研究所副总师 苗建军:“中国航空智能制造与标准化协同发展”

    随着中国航空工业发展,数字化技术应用获得长足发展。在产品研制方面以三维产品模型为唯一制造依据,初步形成了三维的工艺/工装/检验设计平台,在协同研制方面,建立了并行协同数字化研制模式,基于成熟度实现设计、制造并行有序进行。在制造过程中基本实现了制造执行过程的数字化管理和运行监控,离线和在线的数字化测量技术得到了初步的应用,初步实现了质量控制过程的信息化管理。面向新一代信息技术及航空产业发展,航空智能制造需要实现跨企业的价值网络横向集成,贯穿企业设备层、控制层、管理层的纵向集成,以及从航空产品设计开发、生产计划到售后服务的生命周期集成,打造一个互联、互通、互操作的多系统集成的复杂系统。为支撑航空智能制造的转型升级,中国航空综合技术研究所基于“航空智能制造建设思路”提出了以建设虚拟企业、数字化企业、智能工厂为目标的“航空智能制造标准体系”。其中,虚拟企业是指通过全球供应链管理、面向服务的制造以及分布式制造资源管理等构建全球运营价值链,数字化企业是通过在产品概念到制造、维护和报废整个过程中应用建模、仿真和知识管理实现更佳的产品生命周期管理,智能工厂是基于工艺自动化控制、规划、仿真和优化技术、智能设备互联与自主决策技术进行灵活制造和个性化制造,实现可持续制造。 

    俄罗斯航空产业联盟标准化、认证和质量管理委员会 Anton Shalaev:“俄罗斯已初步建立航空工业生命周期管理标准”

    Shalaev是俄罗斯航空产业联盟标准化、认证和质量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。他介绍了俄罗斯民用航空工业生命周期管理系统、数字化设计与制造的标准化情况。俄罗斯围绕航空产品全生命周期过程,在产品全生命周期数据管理、集成商和供应商之间模型的集成、稳定性、强度、空气流体动力学计算与仿真、产品长周期归档、工艺规划和流程建模等多个层面开展标准化工作。并围绕增材制造技术全周期过程开展了标准化研究。

    美国航空航天工业协会(AIA) Rusty Rentsch:“全球制造需要工业数据标准”

    全球供应网络越来越依赖电子转帐、产品信息的共享和存档,要求信息具有开放、互操作 、国际公认、安全、可靠等特点。美国航空航天工业协会(AIA)Rusty Rentsch介绍了国际标准化组织(ISO)在产品生命周期、业务功能、供应链等三个维度的工业数据需求和相关标准。

    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学会(SAE International) Bruce Mahone:“标准化保障航空安全,形成行业惯例”

    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学会(SAE International)是全球最大的航空航天标准化组织,自1905年成立以来,围绕航空材料、标准件、环境、大气数据仪表、飞行器健康管理与可靠性等已发布航空航天标准7000余项,占全球航空航天标准的41.4%。面向全球智能制造的趋势,SAE International重点开展假冒电子零件避免标准,用于支持维修的主动和被动射频识别标签标准,以及用于失联航空器定位辅助的低频定位装置标准等的研究与编制。